日记本:[它就是我] 作者:伊丽沙白

小时候的野味
点击数:498 天气:炎热 日期:2016/7/15 9:29:00  星期五 开心日志 将该日记添加到个人收藏夹给用户发送短消息加该用户为好友

当前位置:日记网>>程序人生>>小时候的野味
      “蝈蝈得是三尾的,腹大,多子。一会儿就能捉半土筐。点一把火,把蝈蝈往火里一倒,劈劈剥剥,熟了。咬一口大腌萝卜,嚼半个烧蝈蝈,就馒头,香啊!”这是汪曾祺的蝈蝈美味大餐,读地我心里痒痒的,嘴馋得流口水,想要吃东西,最好就是这烧蝈蝈类。
  我小时候很野,是个假小子,好像没有什么怕的。稍大后,被蛇惊吓过,开始惧怕蛇,睡觉常遇到蛇,也常会惊醒。后来大了,有次在床上发现了一窝蝎子,睡觉时就总觉得背下,脚底有蝎子,睡前总要使劲地抖床单,才安心。离开家已经二十几年了,这种怕的感觉很少再现,偶尔忆起,身上还是有凉意略过。
  夏秋草木繁茂,虫子也肥美。
  我最喜欢的是一种叫“水牛”的虫子。这种水牛,是我们本地人的叫法,不耕地也不载物,是一种虫子。为什么叫水牛呢?大概是这样的,它只在阴历 八月份连阴雨的时候才从地下钻出来,样子长得很像树上的那种“牛”,只是它们只有一种颜色就是黑色,纯正的黑色,没有光泽。公的会在空中飞,飞不高,也飞不远,小孩子追,通常都能追到手。母的,似乎不飞,但有翅膀。
  北方的八月好下雨,一下就是几天,大雨不多,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喊几个小伙伴,披上一块塑料布,有时候弄一把荆条,反正都是做样子的,最后通身都要湿透。拿个破茶缸,或拿个塑料带,里面弄点雨水。穿个破凉鞋,十有九个人是破的,山里凉鞋是穿不住的,也有男孩直接光脚的。那里水牛最多啊,黄土地的地方。弄个树枝,折个荆条,追着水牛跑。黄泥巴在鞋子里呲滑呲滑的,水牛没有捕到,人已经摔了,嘴啃泥的事情常有。本来还有一两个带子是连着的凉鞋,现在连脚也套不住了,回去十有九个要挨骂甚至挨打,不过不要紧,找一块废塑料皮子,用绕红的铁丝,把断了的地方粘起来就行了,呵呵,红的绿的黑的什么颜色都有。实际上,水牛多的时候,根本就不要追捕,地上捡捡就好,而且捡的更好,是母的呀,母的飞不起来,肚子鼓胀胀的,里面全是子。
  有时候,爸爸也会顺手捉几只回来,他是个有意思的人。
  把翅膀剪掉,有时候把头也剪掉,只剩后面肚子。不需要油,一点水,一点盐,火上快速的拔拉几下就好了。抓在手里,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都不舍得下手,香啊,真的香!公的肚子里是肉,母的里面,一兜子,金黄色的,长的,椭圆形,类似于泰国米的形状,要小许多,但比鱼子是大的多的多。现在什么没有吃过啊,还真没有那个可以和这种野味比美的。
  我小时候也吃一种土里的虫子,四五公分的样子,通体金黄,也有的略偏红,那要看是从什么土里挖出来的,通身只有嘴巴是黑色的,小小的一对夹子似的。这种虫子,是可遇不可求的,大人在弄土时会刨出来。我爸爸会把它装到口袋里,带回家。火里烤一下,几乎全是瘦肉。大人说它是水牛的幼虫,不知真假。
  在草丛里逮蚂蚱,用狗尾巴草把它们的串起来,一串扔火里烤;蝈蝈,我们那里叫蚰子,肚子圆囫囵吞的是母的,不看是不是三尾的。没有用土筐捉过,只是偶然捉到玩玩,公的听声音,母就烤吃了,它的子也很大,一粒粒的。我没有怎么捉过蝉蛹,这玩艺儿,要夜里捉或一大早,我怕黑又起不了早吧。印象深刻的是和男生用蜡烛烤蝉蛹,只能玩玩,不能吃,一股石蜡味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没有饿着,也没有辅导班,“总得找点乐子,想一点办法”。
  


本日记共有评论0


   我来说两句(500字以内): 贴图:

您尚未登录,还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