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本:[无暗,是光。] 作者:琉璃夜

小说精品
点击数:320 天气:阴天 日期:2013/6/11 23:25:00  星期二 闲逸日志 将该日记添加到个人收藏夹给用户发送短消息加该用户为好友

当前位置:日记网>>学海泛舟>>小说精品
    邪君,也就是流风口里的主子,一身黑衣,身上散发着千年寒霜般的气息,身姿挺立,如墨的长发散在背后,孤傲冷冽,慢慢转过身,脸上戴着一个墨玉面罩,眼若寒潭,冰冷无情,又若大海般深邃无波,只是轻轻地瞥了风痕一眼,就使他感到犹如冰刀穿身一般酷寒,心里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白墨衣抬头,男子淡雅如莲,飘逸似仙,白皙的皮肤犹如天山雪莲一般冰润丝滑,眉如墨画,完美的唇形,眸若寒星,眼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一袭白衣似雪,是上好的冰玉丝绸,墨发由一枝白玉簪挽起,还有一半随着披在肩上,容貌如画,飘亮得根本就不似真人一般,有一种超越了人间美的风姿。只不过那眼神却有着疏离和冷冽,正一动不动地瞅着她!

说话的正是那青罗锦袍的男子,十**岁,一双眼睛很圆很可爱,娃娃脸,让人一看就有喜欢的感觉,此时正用青玉白皙的手指指着白墨衣的位置,眼里带着惊讶,还有一丝好玩,大眼睛见白墨衣望过来,还调皮地对她眨了两下,不显轻浮,只觉可爱,有着邻家弟弟的感觉。

紫衣男子一脸冷漠,神情阴厉,器宇轩昂,一身高贵的气息在他一举手一抬足间散发出来,光洁白皙的脸,透棱角分明的冷峻,幽暗深邃的眼眸,有着冷血和无情,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线条优美的唇形,薄唇轻抿,眼光正随着娃娃脸指着的手指看过来。

冷冷清清,一张略显苍白的脸有着以前没有的神采,眼神明锐,带着一丝睿智,看他的眼神没了往日的迷恋,如今倒是像看一个陌生人般,只是淡淡地打量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同落羽尘说话,而且那语气,也是他以前所不见的!

一身破衣粗布掩不住她一身风华,眸光流转之间,潋滟生辉,语气淡淡的,身上有着一股随性和洒脱,还有着发自内的的冷漠和黑暗。

一身红衣的白霜华带着两个丫环就过来了,倩眉俏额,明目皓齿,艳丽的脸上带有一丝讥笑,肤质白皙滑嫩,腰若摆柳,步步生姿,盈盈走来。 

一身红衣鲜艳,眉目如画,唇色如樱,肤色如雪,精致致娇娆的五官,眼角轻挑,仿若桃花,额前几缕墨色的长发随风逸动,暗夜璨星般的眼眸藏着清冽和魅惑,稍不注意,就能勾人心魂,美到了极致,妖到了极致,一身红衣妖艳绝代,仿佛那红色天生为他而生一般,逆着光,阳光投在他的背影上,波起一层层光韵,耀人夺目,此刻正一手撩着一缕发,带着一丝玩味地看着一地人,端得是妩媚风情!

楚子逸看着她,身上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光芒,纤长的睫毛垂着,遮住了那一帘光华,肤若凝玉,小巧可爱的的俏鼻,清浅的呼吸,嫣红的唇紧紧抿着,眉宇间透着清冷寞然之气,有一两缕发丝垂下,俏皮地在她脸上乱动着,他的手抬了抬,想去帮她理到耳后,可是脚若灌铅一般,抬不动半步,站在这里看着她,觉得好近,近得可以听到她的心跳声,闻到她身上传来的幽香,又觉得好远,远得如隔云山雾海,任你如何,也抓不住一般,楚子逸心头忽地烦燥,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白墨衣正端着杯子,倚在窗前,小脸一片沉静,太阳光照在她脸上,反着一层通透明晕的光,纤长的睫毛微微翘着,如蝶般的轻轻颤动着,墨玉一般的眸子望着窗外流云,樱花唇瓣正贴着光洁的杯壁,更添一丝诱人之感,白皙如玉的小手正执着杯子,慵懒随意,却又有着说不出的洒脱飘然,身上散发着冷冷清清的气息,对进来的几个人如若未闻,只是静静地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虽然只隔咫尺,但又让人觉得那是她的一方天地,别人进不去,她又不出来! 
后面的三个男人包括离她最近的楚子逸看到眼前的女子,飘渺如画,美丽如诗,一身清冷,漠然疏离。 

眼前的女子冷冷清清,随着她的走近,似乎能感觉到一股清凉扑面而来,衣衫淡雅,婷玉而立,白色点墨的裙摆在她步履之间,如莲盛放,却又带着一种水墨云雾之气,饶是他见惯后宫三千粉黛,这样的女子也不由让他眼前一亮,似一泓清水,沁人心脾,只是看着,便觉全身舒畅! 

空气中流转着静静的温谧之气,在坐的四人谁都没有说话,风吹过竹叶,沙沙悦耳,有雅致的茶叶,还有淡淡清爽的竹香。 
落羽尘垂眸不语,静雅如仙,白衣如雪,处在这一片绿林中,更如误入尘世的仙人一般。 
楚君离妖冶风情,绝代风华,这种人,随意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充满了魅惑,一双桃花眼不知迷煞了多少女儿的芳心。 
三人中让白墨衣觉得最无害的就是楚子逸了,不管他是真单纯还是假单纯,至少他给她的感觉还好,那双眼清流澈如水,娃娃脸可爱无比,让人恨不得上去掐上一掐! 

落羽尘身上蒙了一层寒霜,白衣更冷,垂着的眼划过一抹凌厉。 
楚君离手里冒袅袅烟雾的茶水瞬时转冷,冷冷勾了一下唇,美艳如花,妖治非常,如盛开在修罗殿的桃花,致命
魅惑! 

白墨衣躺在院中的竹榻上,享受着阳光的温暖,手里拿着一本医书,静静看着,耳边是风吹竹林的沙沙声,平静,淡然,素衣白裙,没有梳任何发髻,青丝长发随意披撒着,落在竹榻之下,随风轻轻摆动,纤长的睫毛微微上翘着,樱色红唇轻轻抿着,绝色的小脸还着着大病初愈后的一丝苍白,就是这丝苍白,此时更让她有种我见犹怜的动人,褪祛了冷冰之气,身上散发着温淡的柔和气息,此时的她,任是何种男人见了,都忍不住想把她揽进怀里,揉进心里去呵护.

白墨衣放下手中的书,抬眼望着他,紫衣潋滟,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幽暗深邃的眸子,身上透着皇家的那种高高在上的尊贵之气,俯视人间,睥睨苍雄。这样的人,只是一眼便让人觉得他是一个王者,比那个温和谦谦的楚君灏更像一个帝王。 

楚君莫一怔,屈膝跪下,却未言语,尽管跪着,那一身尊贵的王者气息却不折分毫,棱角分明的脸上一片阴沉,浓密的纤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眼中的情绪。 

白墨衣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润,如水的星眸更加明亮璀璨,慢慢地眸光变得幽暗朦胧,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水

很快,白墨衣浸的冷水,只是片刻的功夫便因为她身上传出的热量而渐渐变暖,甚至还有一丝热气冒出。白墨衣睁开眼,双目通红,水雾氤氲,配上她现在如红霞般的小脸,这时候的她是迷人的,充满诱惑的,急促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在水里一起一伏,丝薄的衣裳根本遮不住那一片春光,若隐若现,更添了一种神秘朦胧之感。


心中涌起酸痛,眼睛也不受控制地酸涩起来,未语泪先流,一副绝色的小脸更如雨打梨花,惹人垂怜。白墨衣怔住,这不是她的泪,是这具身体的本能反应,也许原来的白墨衣魂魄还留在体内,看到亲人,囚禁的情感释放开来。好,她就任她发作一次,不过以后,这具身体将只受她支配! 


两支银针以诡异角度发出,一支直直习往他的眉心之处,正如他射白墨衣的位置一般无二,另一支明明是同它一起发出的,临在他一臂之处时却疾转而下,往他的心脉大穴而去,楚君离轻松地躲了第一针,第二针时却躲得有些狼狈,那针是穿透他的衣袖射入背后的墙上。脸色不由更沉了,这一手狠辣无情,他清清楚楚地感受到针上的杀气,她是真的要杀了他! 

楚君莫无意间动了一下手指,指尖上的酒水利刃一般疾射对面的白墨衣,凌厉绝杀,眼神犀利,厉光闪闪地盯着白墨衣,无形的压力充斥在小小的房间内,气温陡降!

白墨衣无视的态度让楚君莫更是恼火,一手挥开挡在她前面的楚子逸,辟手一掌,掌风阴寒凌厉。没有内力的白墨衣根本无法抵挡,脚步一旋,错开身子,却仍被掌风扫到,浑身生疼。一扬手,三根银针射出,在楚君莫收掌躲避之时,白墨衣已攻至身前,招式凌厉,近身捕击可是她的强项,出拳狠辣,身影灵动,今天不打他个鼻青脸肿,他就不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仗着一点权势和屁点的功力就到处欺人!她不会内力又如何,一样可以至胜! 
楚君莫被她怪异的招式迷花了眼,一时间被她逼得步步倒退,灵巧的身形配合着出其不意的怪招,他竟无还手之力,一会她的招式凌厉强硬,一会又如轻歌曼舞,他一拳击出,如打在棉花上,石沉大海,心中更是诧异,这样的招式是他从未见过的.

白雨辰越打越惊奇,白墨衣的招式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稀奇古怪,实而不华,出手狠辣,每一招都是人体的死穴弱点.

一辆简雅的刻着兰花的马车停在了众人面前,车帘是用上等的雪缎制成,四角垂着白玉琉缨,透着优雅和高贵,大方和简洁! 
  若论最美,楚君离当数第一,但是他美的太妖,带着一抹邪肆。落羽尘也很美,他的美是那种出尘脱俗的美,不沾染一点红尘欲世,缥缈的如空中的云,天边的月,可望而不可及!伴月也很美,但他美的儒雅,如兰君子,在他俊雅的外表下却又藏着一丝危险。楚君莫长得也不错,只是太过阴厉,高贵尊华。楚子逸就属于可爱型的,一张粉嫩的娃娃脸加上他率直的性格,让人觉得他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骄横中又带着善良。就是连最近出现的杀手子夜也是个不可多见的美男子,只不过身上的血腥太浓,杀气太重,一张脸永远是一副冷硬呆板的表情。 

落羽尘放下杯子,轻笑两声,低低的声音带着别样的磁性,悦耳动人,如玉的俊颜有着冰莲绽放的,冷梅盛开的艳逸绝姿,这一笑让人觉得好似看到了朝霞万丈的光芒,小小的房间随着他的笑容而满室生辉,忽地明亮了起来! 

春儿的手里捧着一套紫色的轻罗烟纱裙,丝质轻软,外面的一层轻纱薄如蝉翼,因为走动的关系,轻纱扇动,如烟似雾,只是拿在手里,便给人一种烟云缭绕的感觉,梦幻般的感受,让人很有穿在身上的欲望。

墨衣站在竹林里听着沙沙的竹叶声,呼吸着蕴含着竹子清香的空气,舒服地眯起星眸,白皙红润的脸上,樱花般的红唇微微扬起,勾出一个优美的弧度,青丝飘散,随风轻扬,小巧的下巴轻轻抬起,露出纤细迷人的颈部,欺雪赛霜的肌肤,晶莹白嫩,如丝般润滑,浓密长卷的睫毛遮住了如水般明亮的瞳眸,也遮住了她眼里清冷的寒光。

抬头相望,眼前的男人白衣如雪,衣袂轻飘,淡然如仙,站在闹市人群里,风姿独然,琉璃般的瞳眸在相视的那一瞬溢出迷人的光彩,清爽如莲的香味在空中飘散,绯色的红唇几不可见地扬了扬,淡然道.

春天半透明的褐色嫩芽,夏天疯长的茂密草叶,雨后石缝间青苔的湿凉,红色的小鱼钻入水草,阳光透过刺绣的窗帘把房间晒暖,摩挲棉麻布料的沙沙声,东欧少女色彩复杂的眼睛,有着金色小嘴带着绒毛的雏鸟,一层一层拌着果粒的蛋糕,带有时间划痕的原木大桌子,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馨香,停留在小溪边缘的浮叶,秋天带霜的浆果,嵌入枯叶的手工纸面,词句优美的童话集,低垂着长睫毛的小山羊,熨烫平整的长裙,刚才流过的那阵微风,公园中穿白衫的老爷爷在打太极,精心调制了喜欢的奶茶刚刚喝下第一口,面对着一张简单而安静的画……


纤指轻挑,勾出一串音符,清伶无比,大殿内静谧无声,所有人都注视着那个素衣清影的女子,期等她接下来的表演。 
冷静如玉无痕,此时也不由坐直了身体,看着她轻撩衣裙地坐下,眼神深幽。 
淡然如落羽尘,琉璃的瞳眸里闪着柔意,含宠带溺地看着她,冰雪初融。 
温兰如伴月,清幽的目光凝视着她,雅兰的容颜春意温情,君子如风。 
妖孽如楚君离,桃花目中含笑而望,妖媚的脸离别伤感,漠然疏离。 
单纯如楚子逸,娃娃脸上一片兴奋,清澈的眼专注痴迷,率性而动。 
阴戾如楚君莫,执杯的手顿在空中,凤目黯然沉积伤痛,苦涩难言。 

一阵带着花香的风由殿外吹进,更似一个女子的幽幽叹息声。 
外面的夜空中升起了无数的烟花,点缀着整个星空,璀璨明亮,焰花一瞬,燃尽一生,留给世人的也只不过是转瞬即逝的美丽。 
素手轻抚,琴声响起,凄楚婉约,樱唇轻启,嗓音低泠:“自从分别后,每日双泪流。 
泪水流不尽,化作许多愁。 
愁到春天后,美景不常有。 
愁到秋日里,落花逐水流。 
当年金屋在,已成空悠悠。 
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愁。 
可怜桃花面,日日渐消瘦。 
玉肤不禁衣,冰肌寒风透。 
粉腮贴黄旧,蛾眉苦常皱。 
芳心哭欲碎,肝肠断如朽。”

我从躺椅上起身,动作优雅而自然,脸上还带着温柔清恬的笑意。绾起的青丝因为动作的缘故,发上系着的一条银色绸带被风卷落到花丛中,青丝在风里散飞,衬着那张温柔微笑的脸闪闪发光的眼,还有穿着橘色和服的纤细身影,有着说不出的柔媚。。

摆好盘叉,在切蛋糕之前我还细细地捋高浴衣的宽袖,露出两条光洁如玉的手臂,纤纤玉手执寒光闪亮的刀轻轻对切再对切,分成八块。完成这一动作,蛋糕仅冒着微微的热气了,只是还甜香四溢,夹杂着红豆的清香新砌上的奶油的甜香,让人不由得垂涎三尺。。

我喜欢落日黄昏,喜欢在这样的黄昏时分,在沐浴过后,仅穿白色的日式浴衣和木屐散步,落日余晖昏黄和暖,小楼周围的花草繁茂,花繁蕊露浓,淡雅的香气在风里弥漫。

我蹲下身,拈了一朵素色的花骨朵,凑近鼻端深深地呼吸,清淡到若有若无像丝一样的香气钻入心扉,不由得弯唇惬意一笑。。
  我笑容愈深,意味不明,纤细的身影蹲在花丛中。一头及膝长发还微湿,以银色发带松松地拢在背后,随着我蹲下的动作,几缕青丝在她肩侧飘荡,看上去轻灵出尘。。

一件上白下红的和服,及膝长的青丝松松地结了条发辫垂在肩侧,银色的发带缠了几圈最后垂下两条长长的银绸缠绕在青丝中若有若无,脚著雪袜木屐,走起路来嗒嗒地轻响。那身姿摇曳款摆,那脸姣若春花朗如明月笑意盈盈温柔亲切,隐在云袖底下的小手还优雅地握着把粉色的小绢扇,系着玉铃铛的扇坠流苏垂落在风中轻轻摇晃出铃铃的微响。好听极了。挡不住的仕女风情扑面而来,感觉我高贵得像大国的公主一般。

半月星眸,微弯樱唇,纤长柳眉,翘挺秀鼻,微曛脸颊,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

轻扣门扉,久等不见有人来开门,卡卡西推门而入。开了又闭门后的月光满地,微风轻抚。房内也就只有一盏灯,月光由窗棂透射进来,洒落满室。白色的窗帘轻轻随风飘动。安静的气氛弥漫。再加上那淡淡的香气一直往鼻中钻,往心底沁,异样的情绪发酵。。
   总感觉有些什么东西在悄悄地改变了——。

月色中的少女安静若水,浑身散发着淡淡的柔和光芒。风扫过她额前的刘海,发丝轻抚,擦着白皙如玉的脸颊飞动。眸光如水,悠悠然然。
  房中的小几旁,而我正懒懒地优雅自然地侧躺在榻榻米上,一手撑头,微湿的长发披散在榻榻米上,微微敞开恰到好处的领口处露出雪白修长弧度优美的颈项,脸上一如既往的是温柔的笑意。。
  窗外一轮明月,月光如水,细洒进仅添了一盏烛光的室内。和服少女饮茶的翦影唯美宁静。纤白的玉指扣着精致的瓷杯,轻嗅那淡雅的香气,星眸里满是满足的笑意。。

我笑道,为他斟了一杯茶。茶色泛黄,散发着淡淡的奇异香气。茶里漂泛着紫色的小花絮。而我优雅地端着茶杯轻啜一样的液体。。
毫不怀疑地端起茶杯,啜了一口,那淡甜香气一直缭绕在胸臆间。奇特之极的感觉。
什么茶?跟她身上的香气很像。但是又有些不一样。似乎那香气能在心底微微发酵,然后一直往四肢百骸漫延。

伴月也没有出声,车内空间够大,坐了他们几个人,也不显拥挤,白墨衣离他很近,近得他一抬手就能碰到她,近得他的鼻尖全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幽幽清香。伴月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加速,微眯的眼不着痕迹地看着她,卷翘的睫毛在脸上打下一片弯月的阴影,肤如凝脂,晶莹剔透,比最洁白的羊脂玉还要纯白无暇,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在她的周围,淡泻着冷冷清华,这样的女子,就是在人群,也能让人一眼所见。最引人的就是她的那双碧波寒潭般的眸子,只有看到白无伤时,那里泛出的柔柔星光,更是让人着迷,让他恨不得那眼光是在注视着他,想夺去她眼里的温柔,想她那温柔的笑容为他所绽,而不是在见到他后,只是微微点头,那样的淡漠疏离,那么的隔绝冷然,让他觉得,两人近在咫尺,他却始终走不进她的圈子,就自两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他也无法融入她的生活! 

白云横铺,碧云乱落,马车停在西山脚下,余下的路需要步行上去,山风习习,景色清幽,树林葱郁,抬眼望去,数百个台阶在众人眼前绵延伸长,山腰处,香云袅袅,佛音清檀,一股佛家的庄严和肃重扑面而来,还有一种远离尘世繁华的空灵和详和.

十丈、八丈、七丈……三丈、一丈,杀气陡重,在来人凌厉的剑剌来之时,树上的白墨衣动了,轻飘飘地翻身闪来,百褶裙摆带出一个优美的弧形,青丝秀发随着转动的身子旋于脸上,万般美丽风情,脚步轻移,素手微扬,宽大的袖摆如随风起舞一般,如玉藕细润的手臂滑出,清肤玉肌,剌伤来人的眼,微怔之间,三枚凌厉的利器破空而来,无声无息,银光闪闪。 

白皙俊美的脸,线条冷硬,眼神明亮清幽,眼底泛着黑暗之色,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唇色嫣红,唇形比女人的还好看几分,收敛了杀气的他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杀手,倒像是一个刚成年的大男孩!肤滑如玉,好的让人赞叹嫉妒,身姿修长,一身黑衣冷俊!骨节分明的手正握着他从不离身的寒玉剑,和它主人一样散发着冷冷清光! 

疾风起,桃花落。风无形,人飘渺。寒光现,素衣舞。 
两人均是寡言之人,达成某种协议也均不再废话。黑衣冷酷,白衣翩跹,冷厉绝杀,招招无情。 
两人的招式都是一击必杀,实而不华,专攻人体死穴。 
子夜手中的寒剑下下翻飞,一道道凌厉的剑气寒光直击白墨衣,在她周围舞出一片密密的银光飞花,步步紧逼。 
白墨衣空手以对,虽无内力,身体却是灵活之极,每每带着无边煞意的剑光剌来之时,却都以诡异快速的身法闪过,手里的招式无丝毫滞慢,狠狠地还击着。 
一时间两人倒也打了个平手,虽然凌厉绝杀,没有刻意美化的动作却又风姿翩然。 
桃花在卷起的杀气中愈发妖艳,更浓更重的杀气自四方八方袭卷而至,数把寒光利刃避过子夜,疾射墨发飞扬,身姿敏捷的白墨衣。数十几黑衣蒙面人穿过重重的桃花枝,落在两人四周。 
白墨衣连翻飞跃,避开击向全身各大穴的剑气,尽管她身形够快,身上的衣服还是在翻动时被剌出几个洞,耳边飞起的秀发也被凌厉的剑气削落,一缕青丝落在荡起的裙摆上,又慢慢滑落于散着的花瓣上,轻飘无声,洁白如玉的脸颊上一道红丝乍现,红珠溢出,更给她添了一丝魅魑之气。

乌云向着杳无人烟的孤寂山峰之巅快速地聚拢将原本碧空如洗的天空遮蔽,中午就像是黑夜般漆黑,一道道银色的闪电在乌云中游走不时夹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向着山峰劈下,沉闷的雷声如同奔腾的千军万马擂着鼓点向前冲锋。。

在峰顶的位置有一名身着蓝白相间衣裤的女子,双腿盘坐在一座阵盘之中,年轻的脸庞上一片淡漠沉静,双手不慌不忙地打出一道道手印,身侧笼罩着淡淡的金光越见浓厚如同太阳在漆黑一片的乌云中闪闪发光,雷电击打在金光之上,金光微微有些晃动却很快就恢复平静,她的表情如同亘古不变的山峰一般沉稳,即使面对头顶越来越强烈的天雷攻击也不见慌乱,仿佛一切都在她的计算之中般信手拈来。

素裙轻摆,脚步微移,白墨衣俯身拣起落在地上的那朵牡丹,如玉的纤白素手狠狠地扯向那一团错落有序紧紧相簇的花瓣,再张开时,手中鲜红的花瓣随风飘落,素手微抬,纷纷扬扬落在三人之间,无声无息,其他书友正在看:龙与女仆。宽大的袖摆因为她抬高的手沿着丝滑的肌肤滑落,露出了手腕上的五指红痕,印在白皙的皓腕上尤为显目。随着手里花瓣的散尽,白墨衣放下手,抬眼看着楚君灏,道:“不是属于自己的,若是硬得,只有残落的下场。” 

漆黑如墨的夜,一抹素影飞掠在皇宫上空,淡然风清,星眸如冰,冷冷注视着脚下若大的皇宫,红墙高瓦,金玉铺成,却又有着冰冷蚀骨的寒意,白墨衣没有过多的停留,快如影,渺如风,她想去楚君灏的上书房,可是皇宫太大,在她眼里,各处都差不多,蹙着眉停在一个不明显的角落,静静不动,很明显,她迷路了,

当落羽尘睁开眼里,已是入夜时分,窗外寒星闪着点点碎碎的光,清冷的风中带着一抹寒意,轻轻吹进屋内,撩起轻纱幔帐,舞动着细腻的风情摇曳。

 玉无痕静静地站在一处孤袤的崖边,墨衣身影黯然神伤,身上透出孤寂千年般的寒霜孤漠,冷然萧条,细碎的风中浸着他无言的哀伤,深邃的眼眸时射出冷冷幽暗的光茫,似是悬挂在暗夜里的寒星,孤独又寂寞,哀而寂。 
此时的他透着一抹疲倦和脆弱,似是失去了生命中光和热一般,整个人散发着无尽的寒瑟,随着夹着秋末寒意的山风慢慢消散于这萧条的山中,似乎从无声空寂中传来一种呜咽的痛呼声,像是某种野兽在孤独地舔舐着伤口,失去了同伴般地哀鸣着。 
墨玉面罩下,白皙完美线条冷硬的下巴因为身体无形的紧绷,而抿成了一条直线,凉薄的唇透着淡淡的浅白,似是孤零在枝头的最后一朵冷梅,苍白又顽强地独立着,迎着命运的抗击,承受着风雪的袭然,默默无声地独守着自己的孤独。 

流风没有猜错,玉无痕去别宫找了白墨衣,当时,清冷素衣身影正凭窗而立,阳光斜斜地映在她的脸上,给纤密的睫毛和绝美的轮廓度了一层薄薄的金边,缀满辰星的眸中却显得有些空洞悠远,任那带着寒意的风拂起腮边的发丝,轻轻飞扬,乱着一池清幽潭水,淡淡的冷漠萦绕,此时的她,格外的落漠寂然,还有一种思念随风。

清冷的目光慢慢落在走来的墨衣黑影上,那么风华无垠的光彩让天地为之失色,他那一身孤傲冷然的气息想让人忽略都难,一种天地在我手中的霸气自深沉的风姿中发出,他,是天生的王者。 

白墨衣手里的剑越握越紧,剑身微微地颤抖着,发出细碎的寒光,丝丝杀气溢出,清冷的星眸里聚着一股无形的旋窝,卷着狂风暴雨,慢慢地,越来越狂烈,唇角的讥讽慢慢消去,换上更冷的神情,只是在那旋风中舞动的恨意却在慢慢加深

从密林里发出的阴森的风冰冷入骨,吹起满头青发秀发,扬起翩然于世的飘逸清冷,素色的衣裙带着重重的阻止又夹着诡异的吸力,左右摆动着,越是靠近,她的身形步伐越显得坚定无比,从骨子里透出的倔强使她无惧眼前的一切。


本日记共有评论0


   我来说两句(500字以内): 贴图:

您尚未登录,还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