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本:[弌値很咹靜] 作者:、傻豬★°

比硪幸福!
点击数:285 天气:晴朗 日期:2005/6/12 14:27:38  星期天 感伤日志 将该日记添加到个人收藏夹给用户发送短消息加该用户为好友

当前位置:日记网>>人生感悟>>比硪幸福!
    
  情人节,全公司的女孩就我一个人没有花。心情特别坏的时候,我就跑到“今生有约”的橱窗外面看婚纱。总是幻想着有一天我也能够穿上纯洁无瑕的新娘纱,甜蜜地步入神圣的婚姻殿堂。我知道已经25岁的老姑娘,不下猛药是不行的,于是咬咬牙对小姐说:“我要你们橱窗里那款白色的婚纱。”“那款是样品,一般不买的。”“说吧,要多少钱?”“可那件你恐怕穿不下。”“你开个价吧,如果你做不了主,叫你经理来。”“不会吧蔷薇,你受什么刺激了?居然花几个月的薪水买个不能穿的‘愿意’?”为什么可恶的蓝要和他讨厌的男朋友偏偏来这里挑婚纱。她这一叫,几乎把店里所有的人都招了过来。挺住挺住,我得假装看不到周围所有惊讶的目神,虽然我已经快被气疯了。 
  “蔷薇,怎么你要买婚纱,也不跟我说一声?”是涛。我回头,他递给我一个默契的眼神。他贴在我的身后,牢牢地稳住我,是我强有力地支撑。“蔷薇,你也真是,有未婚夫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干嘛不好意思说呢?这款白色的不配你,我已经联系了他们的首席设计师,哪天你有空,让他专门帮你量身定做一款。”我的心稳稳的落进胸腔,做撒娇状,也不管涛能不能搂得过来,便满扑到他的怀里,“人家还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 
  “蔷薇,他是你未婚夫?”蓝直勾勾地盯着钟瑞,如果不是用手挡着,那口水早就流一地了。1米83的涛无疑是所有少女梦中的白马王子。加上他在部队站了八年的军姿,那挺拔的身材,高贵的神情,英俊的面庞,怎么看都是男人中的极品。她那个自称是IT精英的男友,跟涛简直没法比。 

  看着蓝灰溜溜地逃掉,我手舞足蹈地拉着涛去喝酒,要感谢他及时的救场之恩。其实我根本不会喝酒,只为伤心找一个痛哭的理由。一杯就醉了,醉了我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流泪。“涛,我们结婚好不好?”我哭着闹着,把眼泪和鼻涕全部揉到他的胸前。“涛,我已经25了,没人要了。你娶了我吧!我不介意你喜欢男人,一点儿也介意。 
  音乐嘎然而止,酒吧里所有的眼睛都像看怪物似地盯着我们俩。“你再胡闹,我打你了,像小时候那样!”涛轻轻地捏我的圆脸。我不干,一个劲地求他娶我。眼看酒吧里的气氛越来越尴尬,涛二话不说,就把我扔上了他的肩膀,扛出了酒吧。我100多斤的重量就这样压在涛的左肩上,可他居然扛着我还能够箭步如飞。 

  涛 

  从我六岁起,就成天跟着涛屁股后面转,奶声奶气地叫着:“涛哥哥,你带我一起玩。”他教我扔手榴弹,教我爬训练场上的大炮,还翻过围墙偷来废弃的军事幻灯片,在太阳光下映出红的绿的花纹给我看。我饿了,他就带我到菜地里摘脆甜的豆子给我吃。 
  16岁的时候,我看见涛哥哥抽吸的样子很酷,嚷着也要学。他把烟屁股弹得好远,歪着头说:“你们女人学这个干嘛?”于是军区大院里的孩子们都知道了我是涛的“女人”。所以再没有人敢欺侮我,也没有人敢放学时拦在校门口找我要钱。涛哥哥教我骂第一句粗话,就不高兴的时候,就狠狠地骂出来。高兴的时候,他用他那辆二八的老爷车驮我去喝鲜鲜的小馄饨。在我还不知道什么叫“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时候,就坚定了涛哥哥在我心目中偶像的地位,一直从童年到少年。 
  我承认军区大院长大的丫头都有点儿野。尤其我还是涛的“女人”。谁要是欺侮我,我就用涛哥哥教我的粗话,狠狠地骂他。吓得那些小男生一愣一愣的。 

  涛的爸爸和我爸爸是相交多年的老战友,但妈妈还是严厉地告诉我:“你离涛那小痞子远一点儿,省得他带坏你。”这样的话,妈妈至少一天要说上三次,一直说到我十八岁。高考复习的时候,我被关在我的小阁楼里不分白天黑夜地复习。涛顺着我窗前的小树爬上来,敲我的窗子。“涛哥哥!”我想看见了救星似的。他递给我一包黑色的东西,“我明天就要到部队报到了,人家给我的这东西是甜的,我不爱吃,给你!”“涛哥哥……”十八岁的我,立在我的小窗前,懂得了分别,眼圈红了又红。“蔷薇,部队长大的丫头,不能随便掉眼泪的。”说着他便沿着小树滑下去了,一走就是远远的八年。 

  我 

  自从涛递给我一包黑色的巧克力之后,便爱上了它。它就像我的涛哥哥那样,虽然黑黑的很不起眼,但含在嘴里,却是无比的香甜美味。 
  如妈妈所愿,他终于消失在我的生活里。他在部队我在大学的日子,我们以通信的方式保持联系。有时我甚至可以一个星期收到他的五六封信。我说,涛(上大学之后我就不再叫他哥哥了)你是不是想我了?他说:“你花痴啊,连兄弟也不放过!写信给你是因为我们义务兵寄信不花钱。”我捧着他的信,咯咯地笑,然后有一整天的好心情。 
  我告诉他,终于有男孩追我了。他说噢,赶快问问人家有没有后悔,否则等我陷得太深,哭都来不及。我说:“涛,你去死!是不是巴不得我八辈子嫁不出去,你才高兴?” 

  对不起,我喜欢男人 

  听到涛回来的消息,我又像小鸟一样快乐起来。软磨硬泡地求着妈妈一起到他家去。涛看到我,用极其夸张的表情说:“怎么还没嫁掉,都快成老姑娘了吧。”我一咬牙,把地板跺得山响。说一句“哼,你给我记着!”然后就呼哧呼哧地跑了出去。涛在后面追上来。“蔷薇怎么就生气了呢,我逗你玩儿呢!” 
  我在那棵小树下停住,但就是背过身不理他。涛叹了一口气:“蔷薇,我难得回来一趟,要不像小时候一样,罚我背你吧。我宁愿被你压死,也好过把你气死啊!”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涛抱起我,把我举得老高。我说我都这么重了,你还能抱得动?他笑了,“为了让自己的臂力赶上你的体重,我可是在部队苦练了八年呢!”我以为我的青梅就是时间牵过涛的竹马了。我问他:“涛,如果我以后越来越重,你会一辈子抱得动我吗?” 
  涛默默放下我,不说话。风吹过当年的小树,茂密的枝叶沙沙地响。好久,他望着我认真地说:“蔷薇,我告诉你个秘密吧,但你得答应一定要帮我守住。”我茫然地点着头。“蔷薇,在部队8年,我才发现我真正喜欢的是…男人!” 
  我的心仿佛霎那间就碎掉了,像玻璃哗啦啦掉了一地。 
  “切,喜欢男人有什么大不了的,都什么年代了。”眼泪被噎回肚里。我还是叫他涛哥哥,我知道我们还是好兄弟。 

  请一定要比我幸福 

  “以后,你没事少跟涛出去乱跑,人家都是快结婚的人了……”“结婚?!他跟谁结婚?”妈妈说什么,我再也听不见,我一口一口咬碎他送我的巧克力,人却出奇地瘦了下去。 
  人瘦了,爱情就找上了门。不是特别优秀的男人,至少完完全全心里只有我一个人。 
  涛寄回来的结婚照上,身边站着的是个瘦小的农村女人。与背叛更加不能容忍地是欺骗,与我无关一切一切,我是他的局外人。妈妈说,“涛祝你新婚快乐呢!并且让你一定要比他幸福。”当然,我一定会比他幸福。看着照片上的瘦小女人,我觉得我简直就是公主,我诅咒他不被祝福的婚姻。家里人也反对他的决定,并扬言要与他断决关系。涛没有再回来。只是我结婚的时候,他托在家乡的战友给我送了精致的巧克力礼盒。 
  那个高瘦的男孩礼貌地把东西递给我时仔细地看了我半天。“涛说你是个小胖妞啊,可是我见你并不胖。”“谁知道,也许在他的心目中,谁都比不上那个农村女人。”我冷冷地应答。男孩有神情突然严肃起来:“你们是不是误会他了?那个女人是我们连长的老婆……” 
  涛参加了部队的实战演习,出了大事故,结果一死一伤。连长跟涛换了埋伏的位置,钟瑞在医院里的时候,也正是我在大学校园风花雪月的时候。涛醒来,才知道连长已经不在了。眼看连长一家老小没有了着落,他二话没就接过了连长的担子。 
  四周的人变得恍惚,丈夫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说是婚礼给累的。宴会的音箱开得极大,我听见一个男音在深情地唱:“请一定要比我幸福,再不枉我狼狈退出,再痛也不说苦,至少我能成全你的追逐……” 
  涛知道我一定会等的,所以他什么也没有说。脸上有幸福的泪光飞舞。“军区大院长大的丫头不能随便掉眼泪。”他说过的。那就笑吧,因为我知道我一定会幸福。 




     碰巧看到的一個故事 ,很感人...在一次想起那句,  "請你一定要比我幸福,才不枉費我狼狽退出.,在同也不說苦,愛不用抱歉來彌補 ..."      請你 , 一定要比我幸福  ...      
                                 mE.櫫


 
Deair    时间:2005/6/12 15:03:12    将该日记添加到个人收藏夹 给用户发送短消息加该用户为好友
好感動~`
美好的囬憶~`
一定要倖福~`

本日记共有评论1


   我来说两句(500字以内): 贴图:

您尚未登录,还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登录 注册